首页/更新列表轻武器主题相关装备相关内容敝站说明友情链接

AR-15/M16专辑首页

GAU-5A可拆卸式救生步枪

 

口径: 5.56×45mm M855

GAU-5A是美国空军在2019年开始装备的一种新型救生步枪 ,该枪并不是由国防部的武器供应商生产,而是由美国空军自己用现役的地勤人员用卡宾枪改装而成的。美国空军一直有更新固定翼飞机空勤人员自卫武器的打算,但却没有认真地去投入时间和精力来实现这件事,促成GAU-5A的诞生,是由于四年半前的一件悲剧。

2014年圣诞节前夕,约旦皇家空军的一架F-16AM战斗机在袭击叙利亚东北部的ISIS武装分子时因为机械故障而坠毁(ISIS方面宣称是他们击落的),飞行员莫亚兹·卡萨斯贝赫(Muath al-Kasasbeh)中尉弹射逃生,但落地后被ISIS俘虏。ISIS于2015年1月上旬将这名飞行员关在铁笼里残忍地活活烧死。

这一事件的直接结果,就是让许多国家都开始考虑加强飞行员的自卫能力。比如荷兰皇家空军于2015年开始向所有服役的F-16AM飞行员配发瑞士B&T公司生产的MP9-N冲锋枪,俄罗斯也为在中东执行任务的战斗机飞行员提供了斯捷奇金APS冲锋手枪,甚至为一些飞行员提供可折叠枪托的AKS-74U短突击步枪放在他们的弹射座椅救生包中——其实阿富汗战争时期就有个别苏联飞行员携带AKS-74U,但多数是直升机驾驶员,而这一次则是由俄罗斯空军高层推动的增强飞行员自卫能力的装备革新。

而美国空军也同样关注这些经验。因为美国空军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上空执行战斗任务的飞机就不少,有A-10C“雷电II”、B-1B“枪骑兵”、B-52H“超级空中堡垒”、F-15E“攻击鹰”和F-16CM“战斗隼”,甚至还有F-22A“猛禽”隐形战斗机。

虽然美国空军在很早的时候就曾为飞行员配备过简陋的M6救生步枪,但这些武器是用于在偏僻的荒地猎取小动物充饥的,如果用来对付敌对武装分子,就力有不逮了。所以早在1970年代就已经撤装了救生步枪。在2015年的时候,美国空军为飞行员配备的自卫武器只有M9手枪和安大略499或SP2救生刀。


安大略499(左)和SP2(右)救生刀


早已退役的M6救生步枪

现任的美国空军参谋长戴维·戈德芬(David L. Goldfein)将军其实就有过逃生经历。他曾参与过北约组织对前南斯拉夫联盟的轰炸行动,在1999年5月2日他驾驶的F-16CG“战斗隼”被一枚SA-3果阿地对空导弹击落,他跳伞逃生后,一支由空军战斗管制队、伞降救援队和陆军特种部队的A小队组成的救援队乘坐着一架MH-60G“铺路鹰”和两架MH-53J“铺路低空”直升机在凌晨2点起飞前去救援。此时,有三名塞尔维亚士兵走近了戈德芬,于是戈德芬拿起他的M9手枪打算自卫,这才发现这把手枪可能在弹射的时候因为猛烈的冲击而损坏了,幸好没有被塞尔维亚人发现,最终他在凌晨5点左右被救援直升机队发现并救走。由于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戈德芬特别理解被击落的飞行员需要可靠的自卫武器的心情,尤其是飞行员所配发M9手枪难以与敌对武装普遍可见的AK步枪匹敌。

而在中东地区的飞行员跳伞落地后,他们面对的将是顽固、狂热的宗教思想武装分子,这些人不会尊守1949年日内瓦公约中关于战俘待遇的条例,甚至他们所属的反政府组织本身就不是公约签署国,这些人对一切俘虏的敌人都怀有恶意。正是认识到这一处境,美国空军开始积极寻求为承担战斗任务的机组人员提供一种比手枪更有效的自卫武器。

美国空军在2017年对该问题的最初应对是从库存的越战时期留下来的GAU-5/A或GAU-5A/A卡宾枪,把它们的枪管切短至只有8英寸长(约203mm),再塞进战斗机或轰炸机的ACES II弹射座椅的救生包中。但由于枪管太短、连消焰器都没装,所以枪口焰大得吓人、又影响视线,而且枪口噪声也太大。另外,即使枪管切短至8英寸且不安装消焰器,但这样在缩短枪托后的全枪长度仍然会超过50厘米,是塞不进弹射座椅的救生包的。虽然没有图片,但从文字描述来看,我估计这种试验枪可能与柯尔持公司在1964年时试验过的CAR-15救生步枪类似,都是需要分拆成上下机匣两个部分来携带。当年柯尔特公司共造了10支CAR-15救生步枪的样枪,但空军试验过后并没有采购。不过像这种把步枪拆开成两段来携带,确实是一个解决方案的思路。


CAR-15救生步枪组装后的形态


斯通纳63救生步枪是CAR-15救生步枪的竞争对手,但同样只造一原型枪就没有结果了

然后,在2018年2月3日,俄罗斯一架Su-25SM3攻击机在叙利亚上空打击“胜利阵线”(以前是基地组织的叙利亚分支)时被SA-24单兵地对空导弹击落,飞行员罗曼·菲利波夫(Roman Nikolayevich Filipov)少校成功弹射并安全降落到地面,但随后被十几名恐怖分子包围。他的僚机在空中提供火力支援,并炸毁了两辆车试图为菲利波洛夫打通一条逃生道路。但由于缺乏精确打击武器,所以那些已经冲到菲利波夫附近的恐怖分子只能由菲利波夫自己解决了。

菲利波夫用斯捷奇金APS冲锋手枪向恐怖分子还击,倾泻了一整个20发的弹匣并杀死了两名恐怖分子后,他更换弹匣又打了一个持续半秒的短点射,然后便被从右侧包围上来的敌人用炮火击中。菲利波夫身受重伤跌落在一块巨石后面,为了避免被这些极端恐怖分子俘虏和折磨,他拉响了身上的RGO手榴弹,高呼“为了兄弟们!”后殉国。当时包围着他的恐怖分子用摄像机记录了整个经过并传到互联网上。

这件事可能刺激了美国空军,促使他们加快了升级飞行员自卫武器的步伐。在2018年6月,美国空军在《空军时报》上正式宣布,他们将开始将现役的GUU-5/P卡宾枪转换为新的GAU-5A(这个型号中没有使用正斜杠,所以与美国空军在越战时期装备的GAU-5/A不是一回事)空勤人员自卫武器(Aircrew Self-Defense Weapon,简称ASDW)。


接受测试的GAU-5A救生步枪,并以现役的GUU-5/P卡宾枪(不是M4)进行对照,右图是拆开成两截的GAU-5A救生步枪,握把也向后折叠


这也许是GAU-5A的1号样枪

在2018年一则关于USAF试验GAU-5A新闻中出现的照片,可能是对照组的M4或GUU-5/P

GUU-5/P卡宾枪是美国空军的制式步枪,主要装备空军的地面作战人员如战斗管制队、伞降救援队等等,以及空军基地里的保安人员。该枪是由美国空军原装备的GAU-5/A、GAU-5A/A、GAU-5/A/B和GAU-5/P通过更换枪管和其他几个零件改装而成。美国空军在步枪方面一向比较节约。而这次的GAU-5A ASDW同样是用旧枪改装而成。

GAU-5A ASDW的改装工作由位于德克萨斯州拉克兰空军基地(Lackland AFB)的空军所属军械车间负责,生产速度约为每周100支枪,其既定目标是为战斗机和轰炸机中队提供共2137支ASDW步枪,配发的范围包括A-10C、B-1B、B-52H、F-15C、F-15E、F-16CM/V和F-22A,暂时未包括F-35A,因为F-35A采用英国的马丁-贝克US16E(Mk.16)弹射座椅及其救生装备,而不是美国联合技术宇航系统公司(UTAS)的ACES II弹射座椅,US16E救生包尺寸要小一些。


地勤人员正在整理面前的救生包,旁边就是ACES II弹射座椅

存放在ACES II弹射座椅的座垫下方的救生包


GAU-5A救生步枪放在ACES II救生包内的方式,每一把枪配4个30发弹匣


飞行员弹射逃生时,座椅会在打开降落伞后与飞行员脱离,而救生包就悬吊在飞行员的下方

美国空军接收和试装备GAU-5A的新闻

 

在这个救生装备的更新计划中,每个ACES II座椅的救生包中都将包括一支GAU-5A卡宾枪、4个30发弹匣、一个黑色救生筏、一支Streamlight“响尾蛇”手电筒、信号弹、医疗和求生模块以及其他重要工具,总重约40磅(18.2公斤左右)。这个救生包装在ACES II弹射座椅的下方,外廓尺寸为16×14×3.5英寸(约406×355×89mm)。

此外,美国空军也于2019年3月开始部署SIG公司生产的9mm口径M18紧凑型手枪,以取代现有的伯莱塔M9手枪。所以,这些在前线执行战斗任务的飞行员将同时拥有两件自卫武器——带在身上的M18手枪和放在救生包内的GAU-5A救生步枪。

2019年4月23日,首批GAU-5A武器被配发给驻阿拉斯加埃尔门多夫空军基地(Elmendorf AFB)的F-22A“猛禽”隐形战斗机飞行员进行试装备;在2019年5月9日,霍姆山空军基地(Mountain Home AFB)的F-15E飞行员也获得了GAU-5A进行试装备。


首批接收GAU-5A的空军飞行员,在学习如何组合GUA-5A

由于GAU-5A ASDW救生步枪是由GUU-5/P卡宾枪转换过来的,下机匣、拉机柄、动作机构、击发机构、伸缩式枪托、弹匣、还有枪口上安装的A2式消焰器都是旧的,而其余部分则换上了新零件。另外,与旧的GAU-5系列相比,这次的GAU-5A ASDW增加了辅助推机柄。

GAU-5A ASDW救生步枪的核心部分是由Cry Havoc公司生产的快速拆卸枪管套件(这个产品名就命名为Quick-Release-Barrel,简称QRB),并装配了一根由BCM公司生产的12.5英寸(317.5mm)枪管,膛线缠距为1:7。

QBR系统的设计是把一个圆柱形的枪管固定座分成前后两截,在上机匣的前面装上后半截枪管固定座,而枪管连同护木一起装在前半截枪管固定座上。前半截枪管固定座的侧面有两片锁扣,当把包含枪管、导气管、护木在内的枪管组件套进上机匣时,便通过这两片锁扣与后半截枪管固定座上的缺口扣合,使枪管组件紧密在结合在上机匣中。为防止枪管在拆卸、组装的过程中丢失归零,在前半截的枪管固定座上还伸出了一根定位销,就于导气管的上方,与后半截固定座上的一个小圆孔对应。在重新组合枪支后,射手就不需要给瞄准具重新归零。这个定位销还有助于在弱光条件下对准和安装,且在比较粗暴的组合动作中也能保护导气管不被压坏。


装在上机匣前端的QBR后截,这是民间QBR用户评测文的特写,并非空军的GAU-5A

与枪管、护木组合在一起的QBR前截,可看到导气管上方的银白色定位插销

把枪管组件套进机匣中


装了QBR后,护木的位置就会向前伸


QBR的锁紧动作的动图



QBR可用在多种不同的AR护木上

QRB枪管固定座的前截可以装配宽度不大于2英寸的AR15护木和标准军规尺寸的枪管,所以用户不需要担心为了这个枪管快速拆卸装置而要另外去配专门的护木,但却会让护木的位置前移了1.4英寸(35.6mm),所以用户最好配合那些自由浮置式护木并配合没有旧式三角形准星座的枪管。而美国空军的选译是MI公司(中西工业Midwest Industries)的MI-G3ML10-BLK自由浮置式护木,这个护木只有顶部有皮卡汀尼导轨,其余位置的附件接口是M-LOK。

QBR系统已经通过了空军的野战测试,证明机组人员即使在完全黑暗的环境、迷失方向、且有巨大心理压力的情况下也能迅速地把卡宾枪组合起来,而QBR系统在多次拆卸组合后,射击精度也没有显著变化。

而选择12.5英寸枪管的原因是为了让枪管组件可装到16英寸宽的救生包中,因为在包括了QRB连接器和消焰器后,枪管组件的全长便大约有15英寸(约381mm)。所以枪管不能再长了。

由于使用了QBR系统,每把GAU-5A平时就会分拆成两个部分存放在弹射座椅的救生包内,飞行员取出后可在1分钟或更短的时间内就能组合起来且无需任何工具帮助。

为了进一步节省在救生包里的存放空间,GAU-5A还安装了有一个以色列FAB防务公司生产的AGF-43S式折叠握把,进一步降低机匣的高度;为了不增加容积,所以尽管机匣顶部有皮卡汀尼导轨,但却没有配备瞄准镜,而是安装了麦格普公司生产的MBUS Pro LR折叠式机械瞄准具。大概考虑到飞行员不是训练有素的步兵,所以该枪不能连发,但可进行半自动射击或三发点射。

作为一把发射步枪弹的短枪管步枪,GAU-5A的有效射程达200米以外,比起发射手枪弹的冲锋枪要远。装备该枪是旨在帮助坠机的机组成员在敌对环境中存活三到四个小时,直到救援直升机抵达现场为止。据称英国皇家空军、德国空军和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对该项目产生了一些兴趣,这些国家都打算参考这种紧凑的可拆卸武器。

而且美国空军似乎也扩大了GAU-5A的部署范围,因为根据2020年2月的最新消息,美国空军的军械车间已经改造了2,700支GAU-5A,比一年前的计划多了6百多支。据说这批2,700支枪的总成本约为270万美元。而改造一支GAU-5A,需要把一支旧的GUU-5/P拆开,换上QBR套件、MI公司的护木、折叠握把等配件。其中核心部分Cry Havoc公司的QBR套件的建议零售价为349美元,但军方一次性采购2千多套应该会便宜得多。这些材料费加上人工费,摊分到每一支枪上就1千美元左右。

现在,Cry Havoc公司正借这个机会宣传他们的QBR系统。同时,由于美国空军选用了MI公司的护木,所以MI公司也在民用市场上投放已经安装好QBR系统的成品枪,起名叫“MI-GAU5A-P手枪”。该枪的配置其他都是空军版的克隆,除了枪托。因为枪管短于16英寸,为了降低用户的购买难度,MI公司给这个GAU-5A的民用克隆版配备了个法律上不算“枪托”的前臂托(Brace Stock),因此这款GAU-5A克隆枪在法律名义上属于“手枪”。当然,也有些自己有SBR许可的买家也会买这个“手枪”或只是它的上机匣回来,自己组装成正常的短枪管步枪。


MI公司的MI-GAU5A-P手枪


拆开的MI-GAU5A-P手枪,抛壳口上方还故意写着“GAU-5A ASDW”

民间用玩购买了MI-GAU5A-P的上机匣,自己组装成有正常枪托的SBR

受到此项目启发,美国南卡罗莱纳州航空国民警卫队第169战斗机联队的第157战斗机中队“沼泽狐狸”(驾驶F-16CM)向同样在南卡罗来纳州的FN美国工厂订购了一批10.5英寸枪管并配有全息瞄准镜的FN M4 SBR短突击步枪(相当于由FN生产的类似MK18的同类武器,但此前没有获得美军订单)作为飞行员的自卫武器,并于2018年9月开始配发部队。因为GAU-5A ASDW目前仅装备于美国空军,并不包括空军国民警卫队,其他空军国民警卫队单位正在观望。

至于直升机飞行员要携带肩射武器就相对容易多了,因为他们不弹射,自然也不需要设法把步枪塞在弹射椅座垫下面的救生包中。所以美国陆军很早就为参与战斗任务的直升机机组成员提供冲锋枪、步枪或卡宾枪作为自卫武器。因此直升机的机组成员也不需要跟进这项计划。

其实如果回到前文俄罗斯飞行员菲利波夫所面对的情形,虽然卡宾枪的火力会比冲锋手枪强得多,但一名落单的飞行员在面对十多个手持自动武器和火箭筒的狂热武装分子的包围,也不见得就能杀出一条生路(除了电影主角)。但对于一名孤身落在敌军控制区内的飞行员来说,身上带着一支步枪,起码信心会比只握住一把手枪要大得多,在与一两个敌人相遇时,也有较大的机会压制甚至消灭对方。而建立信心,正是飞行员从敌占区成功逃脱的关键因素,剩下的就交给运气来决定吧。


驻阿拉斯加的F-22A飞行员在学习组合GUA-5A,并在基地靶场练习射击

资料来源:GUNPOWDER Magazine

     Cry Havoc Tactical公司

     TACTICAL-LIFE

     TheFirearmBlo

     FIREAMRS NEWS

     the TRUTH about GUNS

AR-15/M16专辑首页

2002-04-26

首页/更新列表轻武器主题相关装备相关内容敝站说明友情链接